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教育经费一团糟:学校,老师和年轻人将受苦

2020-06-12新闻动态

澳大利亚学校资助正处于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危机之中。联盟不仅摆脱了工党成立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Gonski学校资助改革,而且标志着彻底削减联邦政府对公立学校资助的激进想法。

这种举动严重威胁了前总理戈夫·惠特兰(Gough Whitlam)的工党政府在1970年代制定的政策解决方案,该方案已经看到联邦政府在支持各州和地区提高学校公平性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联盟还未能清楚地表明其未来意图,这激怒了各州和领地,并使资金安排悬而未决。直到最近,联邦教育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他将与州和地区达成协议,建立一项新的资助协议,以取代Gonski模式。但是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在3月份的澳大利亚政府委员会会议之前,政治局势更加激烈,当时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提出了让各州提高部分所得税率的想法,为联邦政府从公立学校资助中撤退铺平道路。

奇怪的是,特恩布尔建议联邦政府继续为私立学校提供资金,并将在制定国家教育政策方面发挥关键作用。特恩布尔的想法是一个漫不经心的思想泡泡,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此举将为学校,教师或年轻人带来更好的结果。当被问及解释该计划在实践中会是什么样子,或者为什么一开始就需要该计划时,特恩布尔和伯明翰也表现惨淡。

例如,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迈克·贝尔德(Mike Baird)指出联邦政府与各州之间的信任受到侵蚀,并重申需要有可靠证据基础的未来改革的重要性。

毫不奇怪,特恩布尔的“一生一次”税制改革在短短几天之内就死了,在预算编制之前就联盟对学校的构想缺乏明确的了解。尽管联盟的税收计划构想不当,但其动机不容忽视,因为该计划标志着正在发生着更深层次的转变,即将改变联邦政府在澳大利亚学校教育中的作用。

在与《联邦改革白皮书》相关的辩论中,联盟明确地在重新评估政府在学校教育中的作用和责任,并检验对此事的看法。虽然毫无疑问需要改革澳大利亚凌乱的联邦制,但我们不应愚蠢地认为,解决该问题的办法是联邦政府只需削减数十亿美元的学校经费。

这样的举动对最需要的学校意味着更少的钱,对改善学校的运转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退回联邦资金在社会上也是危险的,因为它可能会使澳大利亚走上与美国相同的道路,因为美国之间各州之间的学校资金存在不合理的不平等。

它还具有明显的潜力,可以在已经十分严重的公立/私立学校鸿沟之间拉开新的鸿沟。促使联盟采取学校资助方法的政策立场取决于高度可疑的要求。例如,只有在我们认为学校的资金与改善教育成果没有多大关系的情况下,缩减联邦资金才有意义。这正是伯明翰希望我们再次重申的说法,即资金比其他教育功能(例如课程或优质教师)的重要性要小。

问题在于,不仅需要足够的资源来培养优秀的教师和课程,而且还有大量的证据表明,将金钱用于基于证据的实践中可以显着改善学生的学习成绩。

这就是为什么最近对学校资助进行的《维多利亚州布雷克斯评论》推荐了一种新的战略审计系统,该系统将要求学校报告如何有效利用资金改善学生的学习成绩。

这种问责措施不会取代对学校的大量资金承诺,但将有助于确保对花钱的方式进行更多的质量控制,并且还可以减少将来的无效花销。的确,《布拉克斯评论》有力地指出,联盟放弃的Gonski资金绝对是维持优质学校制度的核心。随着下周预算的临近,可以肯定地说,联盟党目前用于学校资助的方法是一团糟。

如果联盟继续沿着当前的道路前进,那么它最持久的成就将是取消在惠特兰姆领导下实现的以股权为基础的联邦资金和解方案,以及无证据的决策新时代的到来。

服务热线:400-886-4988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天德大厦

关于我们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电话:400-886-4988
手机:13887859859
网址:www.xiupan.com.cn
传真:+86-886-4988
Copyright © 2018-2020 KOK教育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81693号